巢湖中小企业服务中心
欢迎访问 巢湖中小企业服务中心
    关注我们:
+ 更多推荐文章
+ 更多推荐图文
+ 更多点击排行
梦雨江南
发布日期: 2015-03-24 17:10:08 作者: admin 点击数:0

       滢滢星火,濛濛月光,心在都市里找寻着什么?看看高高的楼宇,我在思考着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中,我又一次见到了那座小木,走在上面晃晃悠悠,而今己被石头筑起的水泥大桥所替代。

梦中,我又见到你了——那是一次邂逅于中,心急如焚而不敢走过小木桥,停立在雨中而望桥兴叹的你。

我不愿这是梦,因为梦是虚幻缥渺的,可这确实真的是梦,又确确实实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记忆,“日有所思,有所梦,”我多少年来就不再去想了,然而多少年以后却又偏偏在梦中重温了那一幕,这不能不使我记忆起那个两条铁链几块小木板搭建成的小木桥。摇摇晃晃抒写成记忆深海里一段人生电影片段。

记得1991年那个盛我冒着大雨路过那条敖江上一条小分支河“清水”河 , 河面不宽,水却很深。两岸老百姓为了串门交流方便,于是搭起了这个小木桥,连通两岸。

这天,我去晋江寻友走到敖江河岸边上,此时电闪雷鸣,疾风聚雨,倾泻而下,瞬间天地间垂挂出万千银丝。

此时,河水翻滚,小桥来回摇晃着,我只好驻足凝望着。这时你也从我的身后急速走到河岸边。看了看,也没有勇气上桥走过去,我们透过天地间垂挂的雨幕,相互对视,这时她开口说﹕“你怎么不过去呢?”我愣了一下,忙说﹕“你怎么不先过去?”她看看我笑了,我也笑了。既有了沦落天涯,同病相怜之情愫。彼此在大雨中笑着………

那时,我们是第一次在江南水乡见面,当然也是最后一次在江南水乡见面。虽然鸿雁传书近一年,然而岁月无情,天各一方,她远嫁新加坡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大雨不停的下着,好像有意把我们两个人留在小桥上,我们彼此的衣服早己湿透了,紧紧地贴在身上,雨水不断溜地从她齐耳发上淌下来了,汇流成脚下涓涓细流融入宽广的江水中。

此时此刻,无舟无伞,亦无声,又无遮风避雨的地方。我索性脱下自己的夹克外套,搭在河边榕树叉上,你也脱下外套也搭在榕树叉上,无形中形成了一个“安静的港湾”,我们共同蹲在一人高的树棵里。有限的防雨用具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,共同的遭遇使我们聚在一起,语言的交流沟通了我们的心灵,驱逐了彼此的陌生。

你好像没有把我当成坏人,你用右手抿了一把湿漉漉的秀发,又用左手擦了一下我脸上的雨珠。我愣了!你却笑了。我们相互说着姓名、家乡、在这大雨中我们畅谈人生、也描绘着彼此的理想和未来。

我们谈的十分投机,全然不顾风雨的困扰,而仿佛在绣楼上、书房里论古谈今,她讲着“白娘子与许仙雨中西湖的故事” ……………

我们是那么开心,那么欢畅,无形之中恰似一幅油画,沉浸淘醉于诗情画意之中。

雨儿,不知不觉的停了,东方现出一道色彩斑澜的彩虹,飞架在银屏山与敖江之上,我们拧干衣物,一前一后牵着手走在摇摇晃晃的小桥上,似如踏在那道七彩弯弯的彩虹上,无限的惬意。

我们走上河岸,看着前面高高的青芝龙凤山,回眸再看那个小木桥,不禁相视一笑。

站在青芝龙凤山的三股叉路口前,彼此静静地看着。

话别时,我的愉悦和雅兴己荡然无存,你那天真纯洁的笑容也消失殆尽,秀眼里满含着忧郁与渴望之色,你希望我上你家去串门。可是我犹豫了…………

看着这高入云层的青芝龙凤山,你走了。你走的很慢、很慢,不时回过头来,挥舞着那条曾经为我擦过雨水的花手帕。

我站在那呆呆地目送着你,直到你的倩影消失在大山的绿色之中。

虽然鸿雁传书一年多,然而岁月无情,天各一方。

她后来远嫁新加坡,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后来,我听说那个小木桥在一次洪水中被冲毁了,地方政府在原来的位置上修建了一座石头筑起的大桥。

窗外,汽车的长鸣,一下把我从梦的记忆中牵回。梦中的雨儿,梦中的小桥,梦中的你,牵系出人生的回忆…………